讓心中的音樂自由飛翔——“伊人依舊”音樂組合

原創 琴萌  2019-08-22 16:19:37  閱讀 1554 次 評論 1 條

 北海公園“伊人依舊”音樂組合以其默契的配合和精湛的技藝演出視頻,在網絡上獲得大量粉絲的喜歡。今天我們就一起走近他們,聆聽他們的故事和音樂。

360截圖20190822161923516.jpg

   2014年10月25日,8名街頭藝人拿到了“上海街頭藝人演出證”,成為全國首批合法化的街頭藝人。這條熱點新聞過了快一個月,張春建最近才在“朋友圈”中看到。這個已經55歲的街頭藝人,說自己不太會玩智能手機。“就是拿它當個相機”,坐在北海公園南門的石橋邊,老張滑動著手機屏幕,給記者展示著他在全國各地“流浪”的照片。

  有“粉絲”將張春建稱為北京街頭藝人中的“老大”,但老張對自己的“江湖地位”并不看重,他倒是想著早日有個明確的身份,“歐美對街頭藝人的界定比較成熟。而在中國,有人覺得我們是藝術家,有人覺得我們是乞丐”。

  張春建

  從專業歌手到街頭藝人

  55歲,北京人,上世紀80年代進入流行音樂圈,現以彈奏和演唱為專長的街頭藝人,與妻子組成“伊人依舊”組合,常年在北海公園獻藝。

  街頭演唱曾經拉不下臉

  上世紀50年代末生人的張春建,在1974年接觸到了吉他,“那時候,我們都不懂什么叫流行音樂,吉他還被叫做‘流氓樂器’,我只能自己偷偷學”。對照著借來的琴譜,跟幾個發小摸索著撥動琴鉉,那些自己還掌控不了的音符,卻將老張帶上了音樂之路。

  火熱的上世紀80年代,流行音樂漸漸形成氣候。當時還是首鋼一名普通職工,張春建依然按捺不住內心的音樂沖動。一有空,他就到處找人“茬琴”,“就是跟人比試比試,誰也不服誰,特有意思。雖然每天都上班,但只要一聽說哪兒有人‘茬琴’,我一下班就趕過去,玉淵潭、陶然亭、什剎海都去過。”

  到了1991年,張春建辭職了,開始跟著“穴頭”四處“走穴”演出。“把鐵飯碗扔了,去四處亂跑,彈琴唱歌。騰格爾等人當時都還不是腕兒呢,李玲玉還給我們報過幕。”從那之后,張春建唱晚會、唱酒吧,接著又自己做演出、做經紀人,音樂漸漸地從愛好變成了謀生手段。當事業一點點走上正規,自己也“大小算個腕兒”的時候,一種莫名的疲憊感讓他毅然退出了娛樂圈。

  “當時覺得,這樣下去,生活一成不變,跟我當初玩兒音樂的理想背道而馳”,老張當初的理想是追尋印度老電影中大篷車那種質樸的感覺。2006年起,張春建獨自走上了街頭藝人的流浪之旅。中關村、紫竹院、歡樂谷、鳥巢,又像年輕時“茬琴”一樣,老張開始四處賣唱。

  “最難過的就是心理關。我這個人,其實不怯場,你讓我去大劇場演出都沒事,但是走上街頭,心理斗爭特別激烈。”老張最終確定在北海公園南門石橋演出,醞釀過程卻是整整一個冬天,“我反復轉悠,生怕這地方打擾了人家游客。等那年開春了,我拉著琴、音響到這邊,始終不敢架起設備。”僅僅憑著一股沖動勁,老張開腔唱出了第一句詞,效果卻是出人意料地好。

  “其實只要開始唱了,自己就融入音樂當中就玩兒起來了,游客們也都很喜歡,人越聚越多,那一下午我玩到天黑才收攤。

  低調賣藝保安都挺客氣

  現在的老張,已經不是孤身一人,一次意外的演藝經歷讓他與同樣崇尚自由的女音樂人浩冉結緣。這對夫妻檔現在組成了“伊人依舊”組合,每天都在北海演出。浩冉拉手風琴,老張彈吉他、吹口琴,兩人穿著寬松的麻布衣服,每次演奏只通過眼神交流,琴瑟和鳴之間,音樂已經超越一切語言。無論是流行、搖滾,甚至是西方音樂,“伊人依舊”的演奏就像老朋友在述說老電影的情節。一對俄羅斯游客在節奏間隙特意湊上前詢問,能否演奏俄羅斯民歌。“伊人依舊”欣然答應,北海、白塔、夕陽之間,一曲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惹得中外游客陶醉其中。


  去年這個時候,他倆就一路自駕,邊游邊唱,歌聲遍布麗江、大理。

  “做街頭這么長時間,遇到過城管、保安來管理,說不讓唱的也有。比如,我倆在麗江古城,就在夜里11點保安下班以后唱歌。不過,多數時候,他們都對我們挺客氣。我倆比較低調,不打擾游客,就是自己享受音樂,有人欣賞我們,會買幾張我們的CD,僅此而已。”


  老張說,自己賣藝,但是不乞討。“我倆賣CD的收入,能維持小康生活。做街頭不可能很賺錢,但是能得到更多的認同感。以前唱酒吧也好,做演出也好,臺下的人不管離得近離得遠,總隔著一層。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聽、有一搭沒一搭地聊。做街頭,圍攏過來的都是對你認可的人,他們是自發的,音樂回歸了最原始的本質——就是交流。這種氛圍讓我很享受。”


  對于中國的街頭藝人的這個圈子,老張坦誠自己并不是都熟,“我不知道該怎么說這個圈子,因為涵蓋面非常大,有像我們這樣的,也有根本不同的類別,有些接近乞討。整體來說,有水平的拉不下面子走上街頭,走上街頭的又不一定有水平”。

  張春建覺得,自己的專業水準絕對經得起審核,而身份的合法化也可以明確自己是一名藝人,只不過演出場所是街頭而已。他和妻子去年這個時候,一路自駕,邊游邊唱,歌聲遍布麗江、大理。充分享受著流浪歌手的自由,快樂、因為他們的舞臺很大,他們的觀眾很多!

(作者:孫毅 來源:皇城根胡同串子)


伊人依舊”表演《小啄木鳥》

(有的名稱翻譯為《美麗的村莊》)


伊人依舊”在瀘沽湖表演《啊,朋友再見》


“伊人依舊”洱海小普陀唱醉海鷗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dtjsv.live/post/418.html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 琴萌 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評論列表

  1. 訪客
    訪客  @回復

    漂泊的舞步,快樂的靈魂。